直销英才网(www.xtjob.net)

关于我们法律声明

直销英才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头条

法人因传销获刑后未缴罚金,天津国宏汽车数千万资产被外地法院划扣

时间:2022-11-30人气:作者: 直销英才网


法人涉传销被抓后,天津一车企账户内近6000万元资产被冻结、划扣,公司陷入了困境。


事情源于2016年6月,时任天津国宏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宏汽车)法定代表人马少华涉嫌传销被抓,公司生产经营主要的两个银行账户资金被冻结。2020年10月29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终审判决马少华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1000万元。


受资金被冻结影响,国宏汽车自2018年底开始拖欠员工工资。国宏汽车采购总监张园介绍,截至2020年马少华二审判决生效,国宏汽车累计拖欠员工工资800余万元。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国宏汽车员工就欠薪已累计提起劳动仲裁70余起,员工讨薪进入执行程序后,天津当地法院依法查封了国宏汽车的相关银行账户,及部分库存整车零部件。


然而,2021年1月,马少华因未履行判决确定的罚金义务,贵州省凯里市人民法院将此前被冻结的国宏汽车账户资金划归到法院账户,总金额近6000万元。这使得国宏汽车无力返还拖欠员工的工资。


2021年12月,国宏汽车曾向凯里市人民法院提出过执行异议申请,要求归还国宏汽车划拨账户内的全部款项,但没有回复。


一位承办国宏汽车员工劳动仲裁案执行的天津市滨海新区法院法官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他曾于2021年4月前往贵州省凯里市人民法院沟通解决返还国宏汽车拖欠的员工工资事宜,相关部门表示将充分研究并积极妥善处理,但至今未有结果。


日前,红星新闻记者就此事致电凯里市人民法院,接线工作人员表示,国宏汽车邮寄的执行异议申请及相关材料已收到,目前尚未立案,是否立案需等领导答复。


法人因传销获刑十年并处罚金1000万

未履行罚金义务车企账户被冻结


工商资料显示,国宏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


今年42岁的张园于2016年3月来到国宏汽车任采购总监。他告诉红星新闻,国宏汽车是国内新能源商用汽车开发、生产、销售、服务的整车企业,2014年获得国家新能源汽车准入许可;2015年,国宏汽车30余款新能源汽车被列入工信部新能源汽车公告目录及新能源应用推广目录。据张园的描述,截至2016年上半年,公司新能源商用车产销量数千台,2015年度产值超2亿元。


↑国宏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的新能源车


2016年6月14日,国宏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少华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黔东南州公安局刑事拘留。国宏汽车的两个主要生产经营银行账户资金因此被法院冻结,总金额近6000万元。


案卷材料显示,马少华除了担任国宏汽车的法定代表人,还拥有北京国宏文化产业发展院院长、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北京中科泰能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库车杰丰果业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等多个身份。


检方起诉指控“国宏系”吸金逾23亿元,约有8553万元用作马少华等7名高管及各层级会员的奖金分红,约有8827万用作旗下中科泰能及国宏汽车等公司经营活动,约有7592万元通过马少华本人、亲属关系人及马少华所控制公司账户使用。针对被指控的罪名,马少华自辩,其经营行为系合法众筹,且均用于生产经营。


2019年11月11日,马少华被凯里市人民法院以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1000万元。此后,马少华不服判决,提出上诉。2020年10月29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定原审判决对被告人的定罪量刑及其处理并无不当,维持原判。


2021年1月,马少华因未履行判决确定的罚金义务,贵州省凯里市人民法院将此前被冻结的国宏汽车账户资金划归到贵州省凯里市人民法院账户。


员工讲述:拖欠工资近千万

企业资金周转不开,运营困难


张园说,虽然马少华被抓,但企业还一直维持生产到2019年,2016年至2018年这段时间的工资也能够正常发放。“但是到了2018年年底,企业资金就出现了周转不开的情况,运营也逐渐变得困难,工资也慢慢开不出来了,很多工人一看开不出工资就都走了,最后只剩下我们20多人。”


“现在在天津街上还能时常看到国宏的新能源车,我们遇到了会问问(司机)车用得怎么样。”张园说。


↑国宏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的新能源车


2014年加入国宏汽车的王先生(化名)介绍,马少华是国宏汽车的大股东。“企业员工最多的时候,总共有400多人,很多管理人员都是从别的企业‘挖’过来的,大家都看好新能源车这个项目,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王先生说,“但是现在我们只剩下20多人了,大多是技术、采购、行政、库管等部门的负责人,因为企业的资金被冻结划走,大家的工资也一直都没有着落。”


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国宏汽车的资金被法院划走后,也曾有企业“挖”过自己。“但还是不想放弃,至少要把拖欠的工资要回来。”

红星新闻记者从国宏汽车员工提供的一份公司欠薪统计表中看到,有些员工被欠薪数万元,还有的被欠薪百余万元。王先生说,现在企业欠着员工近千万的工资,另外还有2000多万的负债。


张园对红星新闻记者说,企业法人犯罪受到法律的惩处,但是企业的其他工作人员是无辜的,员工不应该来承担这个损失。


为何划拨资金?

二审法院判决书:

不排除涉及案外人的权益,需要进一步甄别


对于划拨国宏汽车两个账户的资金到凯里市人民法院账户,凯里市人民法院在2021年1月9日的执行裁定书上做出了相关解释。


该份裁定书称,马少华等16名被执行人未履行凯里市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2017)黔2601刑初296号刑事判决确定的罚金义务,同时凯里市人民法院应依法处理(2017)黔2601刑初296号刑事判决案件所涉的财物。凯里市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执行后,发现贵州省黔东南州公安局和凯里市公安局此前分别冻结了国宏汽车在天津的银行账户内的存款。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第二百四十二条的规定,裁定将此前被冻结两账户内的存款及孳息,划拨到凯里市人民法院在交通银行贵州省分行营业部的一个账户上。


↑凯里市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


对于该案涉案财物方面的上诉,法院在二审判决书中写道:“本案的涉案财物、特别是公安机关扣押、查封、冻结的涉案物品,有的需要作为本案的物证予以封存,有的不排除涉及案外人的权益,有的不排除属于违法犯罪人员的违法犯罪工具,有的属于违法犯罪所得的赃款赃物,有的财物虽然不属于违法犯罪所得或者工具,但是因本案有关原审被告人被判处巨额的罚金财产刑或者需要向其追缴赃款、赃物,亦需要通过处置其相关财产来实现。在此过程中,不排除涉及保障案外人权益等方面的情况,亦不排除需要进一步甄别并听取有关人员的意见,方能妥适处理。”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在马少华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一二审判决中,均不涉及单位犯罪。


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张青松律师表示,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结合本案,如马少华等16名被执行人不涉及单位犯罪,企业的资产没有被认定为犯罪所得的,不应被扣押、冻结或执行。国宏汽车作为案外人,可提供事实证明其没有犯罪,账户里的资金属于合法取得,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申请返还扣划的钱款。


北京市大禹律师事务所主任李逊认为,在马少华等人的执行裁定中,写明公安机关扣押、查封、冻结的财物有的不属于违法犯罪所得或者工具,且不排除涉及保障案外人权益等方面的情况。在国宏汽车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中包括涉及职工工资等的执行案件,且涉及员工较多,依法应当按照民事债权优先于履行罚金、没收财产的顺序,优先保证劳动者利益。


天津法官曾赴凯里沟通返还欠薪

涉事企业曾提出执行异议


一位承办国宏汽车员工劳动仲裁案执行的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法官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涉及国宏汽车拖欠员工工资的仲裁共70余件。这位法官表示,由于凯里法院划扣走了国宏汽车账户内资金,导致劳动仲裁难以执行,他曾于2021年4月前往贵州省凯里市人民法院沟通如何解决员工工资问题。


↑国宏汽车部分员工的劳动仲裁执行通知书


该法官称,因为国宏汽车向贵州方面寄了很多材料,当地也很重视,所以通知其过去当面协调此事。“当时说得还可以,结果后来他们一研究,研究来研究去的,结果现在就不好解决了。”该法官提到,当时凯里法院方面没说对此事不了了之,他们曾让国宏汽车及其员工向凯里法院提执行异议,但至今尚未反馈结果。


材料显示,2021年12月,国宏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曾向凯里市人民法院提出过执行异议申请,请求撤销(2021)黔2601执238号之十七执行裁定,并向国宏汽车归还划拨账户内的全部款项合计4512万余元。

↑执行异议申请书


执行异议申请中提出,本案账户存款为国宏集团合法财产,不应列入该公司此前法人涉及的刑案判决所涉财物。此外,案卷材料显示,国宏汽车曾于2015年分两次获得国家新能源补贴1898万余元,此后这两笔资金在马少华被抓后也已被冻结。


根据国宏汽车银行账户流水,上述1898万余元补贴由天津市财政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金库天津分库汇入国宏汽车有限公司账户,备注为“能源节约利用”。




“补贴应该不属于赃款。”上述法官表示,根据国宏汽车提供银行流水,有关方面确实曾向国宏汽车发放新能源补贴,当时跟贵州方面协调,也想从这个角度解决国宏拖欠员工的工资问题。


代理国宏汽车异议申请的律师介绍,国宏汽车于2021年12月向凯里市人民法院寄送执行异议申请后,对方一直没有回复。2022年6月,国宏汽车向凯里市人民法院询问进展时,被告知之前接手的法官离职了,相关材料找不到了。此后,国宏汽车于2022年6月重新向凯里市人民法院寄送了执行异议申请书和相应的证据材料。


日前,红星新闻记者就此事致电凯里市人民法院,接线工作人员表示,国宏汽车于2022年6月邮寄的材料已收到,国宏汽车的执行异议申请目前尚未立案,是否立案需等待领导答复。该工作人员还表示自己曾去问过领导进展,领导称上面没有答复他。对于此事,凯里市法院院长姚本宙则表示,他对于具体情况不知情,要问具体的办案人员。


本文来自:红星新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