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销英才网(www.xtjob.net)

关于我们法律声明

直销英才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

港通医疗IPO转战创业板,供销双方信披“任性”差异大

时间:2022-08-29人气:作者: 直销英才网

来源:壹财信

作者:赵书涵


近日,IPO转板二战的四川港通医疗设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港通医疗)进入到了深交所创业板的第二轮审核问询阶段。一战冲刺主板的失利让港通医疗蛰伏四年,这次归来港通医疗拟募集资金6.60亿元,投入港通智慧医疗装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下称“生产基地项目”)、港通研发技术中心升级建设项目(下称“研发项目”)、港通商务中心升级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前次IPO投入打水漂,卷土重来异地新建

对比港通医疗两次IPO的募投项目,《壹财信》发现部分项目的建设内容相似,但是建设地址已经发生变更。

据2015年公示的招股书,港通医疗彼时专注于提供以医用气体系统、医院洁净手术部为核心的医疗专业工程整体方案。2012年至2014年,港通医疗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5,736.75万元、31,072.25万元、36,973.12万元,来自医用气体系统和医院洁净手术部业务的收入合计占比在九成以上。

港通医疗第一次IPO时拟投入募集资金18,235.00万元用于智能医用气体工程及医院洁净手术部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下称“智能项目”),投入募集资金8,270.00万元用于技术中心升级建设项目(下称“升级项目”)。

其中,智能项目是在港通医疗现已掌握的技术条件下,引进精密数控机床、数控加工中心等国内外先进设备,满足医用气体系统和医院洁净手术部业务扩张的需要。

升级项目是在公司原有技术中心的基础上扩大技术平台。首先,该项目建设技术中心大楼,用于建设实验室与办公区域,其中实验室包括机械性能及材料实验室、电气实验室、生物相容性实验室、安全环境实验室、电磁兼容实验室及放射线检测实验室;其次,修建试制车间。

以上两个项目的建设地址均在四川省简阳市石盘食品医药产业园,土地使用权的证号为简国用(2013)第09872号。

港通医疗也开始陆续投入资金在智能项目和升级项目,截至2016年末,在建工程科目下,智能项目的账面价值为5.47万元,升级项目的账面价值为42.92万元。

2017年5月,港通医疗IPO上会被否,智能项目和升级项目此后也处于停滞状态。2019年末,智能项目和升级项目的在建工程账面价值依然为5.47万元、42.92万元。2020年,港通医疗不再继续建设智能项目、升级项目,并将前期发生的设计、咨询费用由在建工程结转至营业外支出。

而这次IPO,港通医疗拟使用募集资金33,500.00万元用于生产基地项目,使用募集资金8,400.00万元用于研发项目。这两个新项目与前次IPO的智能项目、升级项目在建设内容方面存在重叠。

根据生产基地项目的环评文件,该项目拟新建智慧医疗装备生产基地,为医用气体系统、医院洁净手术部储备充裕产能空间,同步引进先进智能化、自动化设备,提升制造标准和效率。

研发项目是升级建设港通医疗研发技术中心,搭建高标准研发试验平台,强化平台软硬件实力,引进高端复合人才。

同时,港通医疗还在2021年买入一块新的土地来建设以上两个项目,地址位于四川省成都市简阳市空天产业功能区,目前已经办理不动产权证书。而前次IPO募投项目的用地已被港通医疗质押出去。

前次IPO,港通医疗的募投项目已投资金打了水漂。时隔多年,港通医疗又买新地募集资金建设项目,可是从建设内容来看又像是“新瓶装旧酒”。

公司内控频繁失控,串标、行贿躲不开

作为一家医疗器械生产商,港通医疗也犯了行业“通病”——商业贿赂。除了招股书中披露的实控人陈永与高管樊雄然接连卷入受贿案,在参与的项目中向相关人员行贿外,多份裁判文书还显示公司员工也存在相关的情况。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壹财信》发现部分裁判文书提及港通医疗的员工在商业活动中涉嫌行贿。

据(2015)鄂武昌刑初字第00052号文书,2008年,港通医疗医疗工程分公司驻武汉负责人向某在承揽湖北中医院光谷院区集中供氧项目中向原湖北中医院基建处副处长王某行贿2.00万元。

据(2015)菏刑二终字第6号文书,2013年,港通医疗的销售经理鄢某在签订项目承揽合同后,为表感谢向相关人员白某行贿5,000.00元。

港通医疗在管理上也存在疏忽,还曾出现员工挪用公司资金的情况。

据(2018)川0180刑初173号文书,2015年12月,港通医疗山东片区销售经理鄢某毅利用职务之便收取项目款42.00万元存入个人账户用于炒股,经港通医疗多次催促,才于2016年9月归还上述款项,鄢某毅因犯挪用资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今年3月,德州市城市管理局对港通医疗作出行政处罚,因企业2020年在德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手术净化和医用气体系统建设项目投标中出现串通投标行为,被处罚22.38万元。这并非个例,据(2019)川19刑初10号文书,港通医疗曾伙同工程公司在招标项目中参与围标。

港通医疗暴露出的问题,多处踩中医疗行业发展的痛点,如何以身作则规避行业痼疾,港通医疗或需努力。

供销双方“任性”信披存差异,机构股东备案时间出错

港通医疗二战IPO受到多家媒体的关注,尽管上游供应商山东亚华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亚华电子”)IPO在6月24日顺利过会,但是港通医疗与亚华电子之间的购销数据、应收应付账款的差异又成新的焦点。

《壹财信》还注意到,港通医疗披露的向亚华电子采购产品的单价与亚华电子披露的产品均价相差悬殊。

港通医疗招股书显示,亚华电子主要向港通医疗供应医用传呼设备,包括主机、分机、显示屏等。2019年至2021年,港通医疗向亚华电子采购的传呼主机的单价为3,548.28元/套、3,379.20元/套、3,385.95元/套,传呼分机的单价为304.22元/套、314.35元/套、260.56元/套。

亚华电子的主营业务为医院智能通讯交互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医院智能通讯交互系统软硬件一体化综合解决方案的提供商。据亚华电子的相关申报文件,亚华电子销售医院智能通讯交互系统时,并非单独销售主机、分机、显示屏、一体机等产品,而是以医院智能通讯交互系统作为整体向客户进行交付,在交付中需要安装和/或调试,以达到运行状态。因此,亚华电子相关业务实质为系统集成,并非商品销售。

从亚华电子成立以来,公司共推出三代系的病房智能通讯交互系统。2019年,亚华电子向港通医疗销售一、二代病房交互系统、分机及配件的金额为711.88万元;2020年和2021年,亚华电子向港通医疗销售一、二、三代病房交互系统、分机及配件的金额分别为1,173.18万元、1,052.66万元。同期,亚华电子向港通医疗销售二代、三代病房交互系统的金额分别为598.62万元、959.20万元、852.56万元,占当期双方交易金额的比例为84.09%、81.76%、80.99%。

从亚华电子披露的各代病房交互系统平均单价来看,2019年至2021年,一代病房交互系统的平均单价分别为5,301.04元/套、5,560.87元/套、5,810.75元/套,其中主机的平均单价为2,638.11元/套、2,691.02元/套、2,690.11元/套,分机的平均单价为1,811.48元/套、1,870.41元/套、2,103.93元/套。亚华电子表示,一代病房交互系统的平均单价=销售收入/销量(套数),即平均每套一代病房交互系统中主机、分机、显示屏、配件及其他的销售价格,同时,平均单价亦等于每套一代病房交互系统中主机、分机、显示屏、配件及其他的平均数量*均价,即平均单价(元/套)=主机、分机、显示屏、配件及其他的平均数量(单位:件/套)*均价(单位:元/件)。以分机为例,一代病房交互系统中的分机通常可分为床头分机、卫生间分机及其他分机,其中分机的平均单价为平均每套一代病房交互系统全部种类分机的价格之和。

同期,二代病房交互系统的平均单价分别为38,251.78元/套、41,783.42元/套、40,330.91元/套,其中主机的平均单价为8,491.86元/套、9,285.75元/套、9,449.18元/套,分机的平均单价为26,069.39元/套、28,181.26元/套、26,480.65元/套;三代病房交互系统的平均单价为72,660.04元/套、64,218.01元/套、63,489.24元/套,其中主机的平均单价为4,725.42元/套、4,795.88元/套、6,746.17元/套,分机的平均单价为51,767.55元/套、46,867.53元/套、40,841.63元/套。

港通医疗招股书显示,其采购亚华电子的每套主机的价格与亚华电子一代病房交互系统的主机均价接近,与二、三代病房交互系统的每套主机均价差距较大。港通医疗披露的向亚华电子采购的每套分机的单价在300元浮动,可是亚华电子披露的一代病房交互系统的每套分机均价已在2,000元浮动,二、三代病房交互系统的每套分机均价已经上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港通医疗在2019年至2021年主要向亚华电子采购的是价格昂贵的二、三代病房交互系统。



(截图来自亚华电子一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意见)

(截图来自港通医疗一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意见)

为何双方披露的产品单价差异如此之大,既然亚华电子的医院智能通讯交互系统销售是系统集成,并非商品销售,那么港通医疗又是依据什么来确定系统中主机、分机的采购单价呢?这样的依据又是否合理?

另外,港通医疗在披露对亚华电子的分机采购单价时,还披露了另一个分机供应商深圳市鑫德亮电子有限公司(下称“鑫德亮电子”)的分机采购单价,分别为313.29元/套、69.20元/套、571.44元/套。公开信息显示,鑫德亮电子成立于2001年,是专业从事研制、开发、生产医护传呼系统的企业,股东是檀鑫亮、檀慧两名自然人。这一供应商和亚华电子的产品是否具有可比性?

港通医疗成立至今,以自然人股东居多。2020年6月,港通医疗引进新股东苏州凯辉成长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下称“苏州凯辉”,有限合伙),樊雄然、文再敏、魏勇等股东合计将373.50万股股权转让给苏州凯辉。苏州凯辉是一家私募投资基金,已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基金协会”)备案。根据基金协会官网信息,苏州凯辉成立于2019年4月30日,备案时间在2018年12月28日,早于填报的成立时间。但是该基金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成立时间为2017年12月29日。

2020年10月,港通医疗又引进新股东嘉兴国和晋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嘉兴国和”,有限合伙),该私募基金已经在基金协会备案。基金协会官网显示,嘉兴国和成立于2020年10月22日,备案时间为同一年的10月28日,但是嘉兴国和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成立时间为2020年8月18日。

供应商亚华电子先一步过会,港通医疗离迈入A股资本市场的大门还有多远?双方公示的申报文件中,产品单价的差异化该如何解释,《壹财信》将持续关注。




标签:

本类推荐